收藏 關注
客戶端下載 投稿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新聞
圖片
視頻
凜冬至,影視劇行業期待回春
2018-08-31 08:07:17 0人看過 編輯:高品 來源:新華網
  “凜冬將至。”時值盛夏,向來被看作朝陽產業的影視劇市場,卻似乎正在驗證著這句來自美劇《權力的游戲》的經典名言。最近多家上市文化傳媒企業公布上半年財報,多家股票跌停,上半年凈利潤縮水,更有大股東質押股權者,影視股的頹勢幾乎無可挽回。

  對普通電視觀眾來說,這種頹勢也能直接感受得到??诒诲e的《天盛長歌》在湖南衛視播出的收視率爆冷,已經跌破至湖南臺十年來最低;《如懿傳》上星無望,只能轉為網播,卻被籍籍無名、搶占了先機的《延禧攻略》一路打壓;大導張黎背書的《武動乾坤》,不僅衛視收視不佳,就連網絡播放成績也不算優秀。對影視劇行業來說,市場步入低潮期已成事實,如何平穩安全著陸,擺在面前。

  成本飛漲,影視劇回款難

  根據“鏡像娛樂”的觀察,文化傳媒上市公司中包括印紀傳媒、華聞傳媒、驊威文化等在內的6家公司,上半年凈利潤預計降幅達到70%以上。文投控股、華媒控股等公司目前尚未發布半年業績預告,但一季報業績或虧損,或“腰斬”,半年報存在較大虧損風險。

  “股票只是比較直觀地反映了影視傳媒行業的衰退,這些公司‘瘦死的駱駝比馬大’,而對那些根本不到上市規模、完全仰仗影視劇制作利潤來盈利的中小型公司來說,日子要難過多了。”制片人謝曉虎透露,此前坊間流傳橫店影視城開機劇組數量驟減并非虛言,今年整體市場環境趨冷,不少中小型制作公司賣劇困難、難以回本,暫時停開新項目,或者做一些小體量投資的定制劇,以求渡過難關。

  在他看來,電視劇行業有大小年之分,狂飆突進的2017年可算得是“大年”,而2018年不光是小年,“都可以稱得上是死年”。這一年來,伴隨著電視臺購劇能力銳減和門檻提高,很多過去可以賣給電視臺的劇集賣不出去,又不符合網絡要求,就成了積壓劇。“再加上演員片酬上漲,制作費上漲,中型體量以上的電視劇制作費都要上億元,一旦回款困難,一個億的資金打了水漂,公司不倒閉才怪。”謝曉虎透露,像海潤、強視等規模稍大的影視劇公司,今年手里也都積壓了三四部劇,營收情況不佳。

  自降片酬,雷聲大雨點小

  自“陰陽合同”事件以來,影視劇行業徹查偷稅漏稅,新執行的稅收政策客觀上也增加了影視劇公司的運營成本。盡管行業內先后發布了限制演員片酬的聲明,但落實到實際項目的操盤上,不少業內人士透露其實是雷聲大雨點小,沒有形成實際約束力。

  據湖南一家新興影視公司的工作人員透露,目前公司開新項目都要先核算演員和稅收成本,盡管此前有報道稱一線演員都在自降片酬,但并非實情,“那些以前動輒過億片酬的演員,號稱自降身價到5000萬元紅線以下,但實際接觸下來根本不可能以新片酬接戲。”北方地區某衛視的電視劇購銷人員也透露,限薪令針對的超一線演員目前不少都處于停工狀態,寧愿休息不接戲,也不敢貿然在這種風口浪尖的時候成為眾矢之的。前述影視公司工作人員指出,一方面演員們并不甘心自降身價,另一方面新稅收政策后演員片酬是按稅前給還是稅后給,新的稅收成本由誰承擔,制片方與演員方正在博弈。

  謝曉虎透露,有身價在1.5億元的演員,提出稅后1億元的片酬,看上去是自降身價了,但其實1億元片酬對應3000萬元左右的稅,“對制片方來說,多出來的3000萬元其實就是隱形的成本,這么一算,1.5億元片酬和1億元稅后片酬,真的算降了嗎?”

  大劇折戟,選題材先避雷

  敲不定一線演員,傳統的大劇配制就定不下來,這也導致目前業內幾乎很長時間沒有新的大劇開機的消息。在制片方和演員濃厚的觀望情緒下,作為播出端的電視臺和視頻網站開始表現出更為謹慎的選劇態度,“不做接盤俠”幾乎成為共識。

  本來作為收視和話題高峰的暑期檔,因為多部大劇折戟沉沙,更加劇了這種負面情緒。“以前,只要有大演員、大IP、大制作,就一定能在暑期檔取得很不錯的收視和口碑。不過今年幾部大劇的表現都不行,靠流量演員都救不回來。”浙江一家以IP劇著稱的影視公司透露,過去各家影視公司都會在春推會、上海電視節等行業展會上推出項目輯錄,“其實就是公司項目的PPT大集,即便演員陣容都是擬邀,電視臺和網站光是看這個PPT就能定劇,但現在項目輯錄都不怎么出了,就算是看了成片的預告片,平臺也不敢貿然定劇。”

  玄幻劇、仙俠劇、古裝劇這些過去熱門的類型,現在都因為播出困難、預算巨大,而收效不佳,成為重點避雷區,影視公司不敢隨意立項,轉而尋找受眾群明確、收視穩定的類型。業內有說法調侃,目前最為穩妥能回款的做劇方式就是三種類型,“視頻網站定制劇、北京衛視胡同戲,再加上央視八套的抗戰劇、苦情戲和家長里短。”以拍攝家庭生活劇著稱的知名導演楊亞洲就表示,最近來找他拍攝年代劇的項目特別多,有些劇本其實寫了好幾年,一直沒拍,現在又撿了起來,“可能就是覺得現在的形勢拍現實題材比較安全。”

  “大劇早晚還是要做,只是目前怎么做,往哪個方向做,大家心里是沒譜的。”謝曉虎直言,行業的寒冬期可能短時間內不會過去,只有當片酬和制作成本真正回落到合理水平,把更多預算投入制作層面,再重新研究變化了的觀眾群體,市場回暖的春天才可能到來。記者 李夏至

青海快3开奖走势图 蒙古十一选五走势图内蒙古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基本走势 五分彩定位胆规律百位 k8急速赛车 上海快3计算方法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宁夏十一选五平台 广西11选五预测号码 辽宁体育彩票11选五 上海时时乐1000期开奖结果